你目前为过客身份,请选择 登录注册 - 上次访问 2018/12/15 04:06:15
首页[反脑控论坛]反对脑控 〉小叙个人脑控受害经历 

  • 我的最新主题
  • 我的最新回复
  • 我收藏的主题
  • 我发起的投票
  • 我发起的交易
  • 草稿箱


  • 主题 - 小叙个人脑控受害经历
    [楼主]wl1203 2017/06/13 15:52:46 - 127.0.0.1 回复/ 引用/ 推荐/ 管理
    小叙个人脑控受害经历  我这边每天都听到有人冒充我的身份,冒充我亲朋好友的身份去讨官当,讨赔偿的。而且还用我自己想的事情为对方提供思路。
      有人还直呼我的名字,估计现场有人冒充我本人,冒充脑控受害人,说自己脑子不行了,说“我现在还能干什么”,这些人在为自己谋私利。
      我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家庭,是一个一般公民、一般职员。我受害以来,一直本着面对现实,树立困境下生存的信心的态度。即使今夜一夜不能睡眠,第二天也准时去上班。
      我已经报案多次了。基本每个季度报案一次。但是一直没有一个企业内人士和政府官方人员与我提到脑控的事情,也没有得到过任何补偿。
      这些该死的脑控迫害者,作恶多端。侮辱、攻击、窃取知识和隐私机密,迫害摧残;我在思维里批判他们,有人也配音说出来,过后又明白过来我在骂他们自己,就打击报复。
      他们一句话不满意,就用手一拍,似乎按到一个发射按钮,直接就攻击到我的头上。听到有人还现场演示怎么实施心源性猝死的攻击方法。其中有人对我攻击后还说:“怎么现在杀不死人了”、“他可能有人跟着”、“我就是想验证一下这东西能杀人”等等。
      他们还用一个微波柱抵住我的脊椎,从上到下变换地方。有人说:“抵住你脊椎的就是我们老年人”
      每当这个发生脑控犯罪者对我实施迫害的时候,企业内就有很多人员变化,尤其是高管。自从2012年以来,对我的脑控迫害就一直没有停止过。
      以上类似的经历还有谁有,这种经历的受害者,跟我联系。

    回复主题 上级列表 发表主题


    主题 - 相关
      统计、执行
    本主题阅读次数 76 次/ 回复 暂无回复/ 悬赏分 未设
      向朋友推荐此文/ 加入站内收藏/ 保存








    发表回复:

    你目前为过客身份,无法发表回复,请
    选择[登录]...或[注册]








    风格   帮助   搜索